位置:号码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

种族大屠杀与圣战屠杀中的马里女孩:我想要和爸爸一直在一起

2020年10月18日 05:16来源:未知手机版

指环王ol好玩吗,峨眉山在哪,叛逆的鲁鲁修 第二季

原创 译言赞赏 译言
当安娜想起父亲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薄荷糖和姜糖的味道。安娜一家住在马里中部的村子里,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白天经营一家商店,晚上带领着村民们祈祷。
“当我乖乖听话的时候,爸爸经常从商店里带牛奶和小糖果给我,”12岁的安娜看着自己干裂的双手说,“我很想他,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
几个月前,当蒙面的持枪歹徒来到平静的村庄大开杀戒的时候,安娜的小小世界崩溃了。“他们闯进了我家,枪杀了我的父母,然后烧了我家的房子,”安娜哽咽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在莫普提郊区的难民营里,安娜坐在一张破桌子旁,她陷入了一场风暴的中心——马里中部正陷入种族大屠杀和圣战屠杀,她努力去理解这场风暴。幸存者说,蒙面的歹徒们烧毁了他们的房屋,残害年轻男子和孕妇。
散布在干旱的萨赫勒地区的几代人一直生活在岌岌可危的和平中,当圣战分子从撒哈拉沙漠奔来时,一切都变了。极端分子挑拨民族分裂,让村庄之间展开争斗,造成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去年,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有5000多人丧生,被迫逃离家园的人数增加了四倍,高达110万人。
这场危机可以追溯到2012年圣战分子入侵马里北部。2013年,法国军队将他们赶回沙漠,但武装分子和枪支器械慢慢向南蔓延,进入马里中部,越过边境进入了布基纳法索。
几十年来,马里中部一直被腐败的精英所忽视,马里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圣战分子利用该地区三个主要民族之间的冲突获取土地——富拉尼族(主要是牧民),多贡族和班巴拉族(主要是农民)。
2015年,圣战组织领袖卡蒂巴?马西纳呼吁建立一个伊斯兰富拉尼国家,该组织现在是强大的基地组织联盟的一部分。在圣战组织开始猛烈攻击非富拉尼社区和军事哨所时,马里政府却退却了。数百名班巴拉和多贡人加入民兵组织,开始攻击富拉尼村,他们指责富拉尼村帮助了圣战分子。
政府支持民兵组织,认为这是控制失地的一种方式,对2017至2018年间发生的数十起小规模大屠杀视而不见。多贡民兵得到了通过路障的特别通行证,甚至与军队一起巡逻,据说政府军还给这些民兵配备自动步枪。
去年3月,多贡民兵壮起胆子,在奥戈萨古村杀害了170多名富拉尼人,使局势达到了危机点。在南部首都巴马科的抗议活动后,政府被迫控制这些民兵的行动,但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民兵武装组织的数量成倍增加,富拉尼民兵发起了数十起报复性袭击。布基纳法索农村的大部分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那里的少数民族民兵开始杀害富拉尼村民。
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结盟的圣战分子正从混乱中获利,因为暴力循环,他们的队伍里源源不断地充实着愤怒的新兵,想要从内部摧毁萨赫勒国家。世界粮食计划署最近的一份评估报告说,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需要粮食救援的人数去年增加了100万,达到大约330万,主要是因为暴力活动,人们无法正常耕作。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在这些国家,极度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儿童人数在去年增加了70万,达到近500万,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学校教育。圣战分子厌恶西方教育,并将目标锁定在农村地区的教师,这迫使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的3500多所学校关闭,超过75万名儿童失学。
在莫普提的一所学校,有着400多名学生的校长皮埃尔说,他们已经被难民潮压垮了。他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他的朋友们因为试图教授法语等课程而遭到绑架和谋杀。“恐惧深入人心,他们身上发生的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guoji/338056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