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号码新闻网 > 科技 > 正文 >

为什么有人喜欢听吃薯片的声音,有人却无法忍受?

2019年10月27日 11:16来源:未知手机版

h动漫美女图片,花草物记,信用证翻译

文章来源:科研圈

你知道 ASMR 吗?听见吃薯片、掏耳朵、梳头等声音,有些人会兴奋得头皮发麻,这种感受就是 ASMR。但是也有另一群人,他们听见某种特定的声音就会感到极度烦躁,甚至变得怒气冲天。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说明,听觉与情绪之间存在某种我们尚不了解的关联。

图片来源:webmd.com

来源 Discover Magazine

撰文 Nathaniel Scharping

翻译 王嘉媛

审校 戚译引

沙拉真是我的克星。晚餐的时候,我的父母一开始吃绿叶蔬菜沙拉,我就会离开房间。这个习惯很快就成了一种惯例,但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我的家人,总之从来没人提过这件事。这只是一个怪癖,就像咬指甲或集中注意力时伸出舌头一样。

对我来说,咀嚼沙拉的声音实在难以忍受。蔬菜清脆的嘎吱声和陶瓷器皿的刮擦声都像是对我个人的侮辱,是一种刺激,让我的内心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我感到莫名的冲动,想把盘子和碗往墙上摔。所以我得离开餐桌。

长大离开家后,这个问题逐渐淡出了我的世界,或者说我至少学会了如何应对它。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这些非理性的愤怒有一个名字,还伴随着一种诊断。

恐音症(misophonia)是一种对特定声音的厌恶反应,通常表现为烦躁,然后迅速转变为愤怒。吃东西、嚼口香糖和在键盘上打字的声音都是常见的触发因素,具体情况因人而异。人为噪声最有可能引起这种反应,这些声音通常来自恐音症患者周围的人,例如家人和朋友。这种情况通常始于儿童期或青春期。尽管科学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受到影响,但一项针对近 500 名大学生的研究发现,其中 20% 的人存在一定程度的恐音症。

恐音症反应的严重程度差异很大,从轻度到使人神经衰弱。有些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自己的症状,也有人甚至无法忍受基本的社交场合。我发现这里最典型的症状是“断层”。你知道自己不该感到如此愤怒,但这种愤怒是无法阻挡的。

婴儿在飞机上大喊大叫,夜间汽车的警报声,这些声音也会让我和其他人一样感到心烦意乱。但是,恐音症触及了一个更原始的地方。这种反应是难以言说的,它能唤起内心深处来自远古时期的情感,近似于当陌生人蹑手蹑脚靠近我们的食物或抢走我们的伴侣时,我们所作出的反应。而我的反应仅仅是因为几片生菜。

无名火起

“恐音症”获得命名还不到 20 年。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一对夫妻研究小组在研究耳鸣时注意到某些患者有一些不同之处。Pawel 和 Margaret Jastreboff 发现,有些人对特定声音似乎具有强烈的特异性反应,这点非常奇特。这些症状不符合听觉过敏(hyperacusis,讨厌音量大的声音)或声音恐惧症(phonophobia,讨厌所有的声音)的描述,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新名字。

恐音症字面意义为“对声音的仇恨”,这名字其实不太恰当,因为恐音症患者只讨厌某些声音。但是这个名字仍然被保留了下来,近二十年过去了后,这种疾病已经开始引起严肃的科学关注。

有几项研究对自称有恐音症的群体进行了调查。其中一项研究追踪了参与者听到触发他们症状的声音时皮肤电导率(一种常见的身体唤醒指标)的升高,为恐音症提供了一些证据。这还表明这些声音以某种方式触及了自主神经系统,它的一项功能就是触发我们的战或逃反应。

这项研究还表明,恐音症与联觉(synesthesia)具有许多相同的特质。联觉会导致人们将字母感知为颜色,或为不同的数字赋予特定的身份。研究人员指出,某些声音引起的情感反应是一种类似的交叉感官知觉,可能源于相同的潜在大脑机制。

恐音症与联觉的联系尚未得到证实,但如果这种联系属实,那么恐音症可能只是联觉体验的另一种表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禁会感到有些沮丧。梵高在欣赏一幅画时听见了交响曲,而我听到的只有单调刺耳的声音。我大脑中所有交叉的导线最终都会聚在一个地方:一个标记有“愤怒”的隐喻按钮。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keji/123554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