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号码新闻网 > 科技 > 正文 >

央视网评:40天30亿!春运"大"数据背后的30年巨变

2020年01月14日 20:33来源:未知手机版

侠盗猎车罪恶都市,邪君独宠,陌上

原标题 10亿、20亿、30亿,这组“大”数据背后的艰辛、温暖与巨变

1月10日,2020年的春运大幕拉开了。

春运,40天30亿人次的大迁徙,是见证流动中国经济奇迹和社会变迁的最好窗口。

100年前,鲁迅先生从北京回到故乡绍兴,在火车、轮船、轿子之间辗转7次,耗时近90个小时,而今天的高铁从北京到绍兴,只需要5小时23分。

站在今天的中国,中国人的春运方式有了极大的选择自由:长距离,有高铁和飞机;中距离,有自驾、大巴或顺风车;短距离,有地铁、公交和私家车;最后一公里,有共享单车……

这其中,铁路是最主要工具,承载着无数人的回忆和憧憬;从1949年1亿人次的铁路旅客发送量起步,到1983年突破10亿人次,2013年突破20亿人次,再到2017年突破30亿人次,分别用了34年,20年,4年。在这样的加速度中,人们出行需求不断得到满足,经济的活力得到充分释放,社会结构也在其中悄然变化。

10亿时代:徘徊和记忆(1983-2012)

图1:10亿时代,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1949年建国之初,全国仅仅拥有2.18万公里铁路,没有一条高速公路。中国铁路旅客发送量刚刚1亿出头,铁路客运量从1亿到10亿,用了30多年。恰恰是百废待兴的时代,中国人创造了成昆铁路、青藏铁路等修建的奇迹,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创造了“当惊世界殊”的成就!

图2:成昆铁路和青藏铁路,是全世界公认的工程难题,均始建于1958年。以成昆线为例,牺牲官兵2100多人,平均每公里1.6公里牺牲1人,诠释了“一寸铁路一寸血”可歌可泣的故事!

1980年,“春运”一词首次出现在《人民日报》上。改革开放以来,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人们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春运现象。但当时的人们,还无法想象到,春运将成为地球上最为壮阔的大迁徙活动。

1983年,是铁路史上举足轻重的一年,不仅当年的铁路旅客发送量首次突破10亿,我国的铁路体制也迎来了重大变革。伴随着80年代初的第七次大裁军,铁道兵于1983年划归铁道部建制领导。然而,这一次铁道大改革后,铁路客运量始终徘徊在10亿左右,长达近20年之久。

图3:老绿皮车,是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旅客列车的最具代表性的形象。90年以来,随着中国客车空调化和中国铁路大提速,铁路部门不断加大“绿皮车”的淘汰和改造力度,逐渐由速度更快、设施更先进的空调客车替代。图为绿皮车的车里车外。

相比于铁路投资的缓慢,中国高速公路的投资建设迎来井喷期。80年代,“全封闭和全立交”的高速公路对中国人而言,还是十分新鲜的事物。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是1988年建成通车的“沪嘉高速”,也就是这一年初,财政部、交通部、物价局联合发布的《贷款修建高等级公路大型公路桥梁、隧道收取车辆通行费规定》开始实施,为各地“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提供了依据,文件同时规定“贷款还清后即停止收费”。

地方政府发现,修建收费高速公路不仅“两头一堵,即可收钱”,而且对GDP拉动和政绩考核作用巨大,高速公路迅疾成为地方政府的宠儿,建设速度和规模后来居上,并在2013年一举超过铁路的营运总里程(如图4所示)。

图4:1988-2018年,铁路和高速里程变化,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90年代后,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开始腾飞,这离不开一个非常重要的底层构建——正是上述铁路和高速路的大面积建设,为大批中西部民工的流动提供了基础设施。不过,这一时期,交通基础设施的供给,还远远不能满足人口流动和出行的需求,特别是春运买票难、返乡难是很多人心中复杂的回忆。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keji/15533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