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号码新闻网 > 汽车 > 正文 >

百亿投资打水漂,折戟新造车的江苏是“傻白甜”吗?

2020年07月30日 13:35来源:未知手机版

卢凯彤 出柜,舌尖上的中国三餐,昆明市中考成绩查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历经大浪淘沙,2020年以来,新造车势力“死伤”一片。

6月29日,拜腾汽车宣布自7月1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6月23日,赛麟汽车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资产,董事长兼CEO王晓麟等人因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巨额资金被通报。6月5日,博郡汽车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各种核心技术。

巧合的是,上述3家造车新势力均落户在江苏省。

据不完全统计,江苏有超过15家新造车企业,但除了工厂设在常州的理想汽车,奇点、前途、敏安等多家车企面临销量惨淡甚至濒临破产的命运,几近“团灭”。

相比之下,在明朝曾与江苏被合称为江南省的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表现亮眼,省会合肥甚至被戏称为“最牛风投机构”。仅半年时间,合肥除引入造车新势力龙头蔚来汽车,还与大众汽车牵手成功。

2019年,江苏省GDP高居全国第二,安徽位列全国第十一名。但“不差钱”的江苏省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折戟沉沙,“没钱”的安徽省却屡出奇招,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十年一觉“造车梦”

江苏省的“造车梦”,早在2010年便已初露端倪。

2010年,江苏省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专项规划纲要提出,“要以新能源汽车整车和关键零部件为重点,培育一批自主品牌,同时培育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

4年后,50余家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造车新势力元年”到来。各地方纷纷广撒网,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在江苏遍地开花,南京、常州、徐州等12个城市均布局了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工厂。

江苏省在十三五计划中提出,“到2020年推广应用新能源汽车累计17万辆以上,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占全国的10%以上”。南京地税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当地新能源汽车企业被减免超过1.6亿元所得税。

落户江苏的诸多造车新势力,在当时普遍被视为“香饽饽”。

2016年12月,博郡汽车落户江苏南京,注册伊始便获得地方产业基金的100亿元注资,被誉为“南京市近年来的重大工业项目之一”。官方资料显示,博郡项目一期建成后,年纯电动整车产能规模将达10万辆。南京市政府也对其定下了“预计年利润总额42亿元,税收37亿元”的预期。

2018年6月12日,拜腾汽车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总额5亿美元。在资本招商的推动下,拜腾汽车将全球总部定在南京。

距离南京市200余公里的江苏如皋,也在着力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2017年,总投资178亿元的赛麟汽车,不仅是南通单体总投资最大的制造业项目,也是当地“千亿级产业园”中的重要角色。该项目一期投产后计划带动上下游产业链1500亿元的销售规模。此外,还有30余家新能源相关企业落户如皋,包括康迪电动车、青年汽车等。

“广撒网”的方式加上投资力度高、产业基础好,诸多新能源汽车企业被吸引至江苏扎根。

据经济观察报2017年统计,在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相关领域,江苏省以1048.78亿元的投资额在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中排名第二,产能规划超过200万辆。据天眼查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截至2020年3月24日,有11796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在江苏省注册,是安徽省(5862家)的两倍以上。

广撒网不敌精准押宝

车企的命运与自身运营息息相关,但不得不承认,“家底”相对雄厚的江苏在招商的过程中略显心急。

2018年,拜腾汽车前CEO毕福康曾感叹,该公司的试制样车在短短18个月内下线,一切蓝图正有条不紊地变成现实,“这样的速度,只有南京才能实现”。

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曾于2011年和2014年分别赴鄂尔多斯和长沙建厂生产汽车,均无疾而终。王晓麟曾解释称,鄂尔多斯项目失败是因为“对方的投资承诺根本没有履行”,长沙则是因为落户提议方没有生产资质。几经波折,赛麟汽车最终落户江苏如皋。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qiche/303739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