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号码新闻网 > 趣闻 > 正文 >

晚清总兵怎痴迷麻将失守青岛

2020年05月21日 15:43来源:未知手机版

psp电玩巴士,飞行棋下载,合成针织厂


《官场之活剧 麻雀癖》 清朝漫画  图源网络


 

晚清总兵怎痴迷麻将失守青岛


 

   甲午战争后的光绪二十三年 1897 11月 德国派远东舰队驶抵胶州湾后 以演习为名大举登岸占领制高点 用枪炮对准总兵衙门及各处炮垒 向中国守军发出撤离青岛的通牒。中国守军不予抵抗撤至沧口 守军最高长官章高元被德军要挟前往德军兵营谈判并被扣押。12月3日 中国守军完全撤离胶澳 青岛和胶州湾被德国不费一兵一卒而霸占。光绪二十四年 1898 3月6日 中德签订《胶澳租借条约》 青岛自此沦落为德国租借地长达17年。

   关于青岛失守的原因 史家有多种说法。一说是德军“狡诈” 以友邦军舰游历为名欺骗了清朝政府。一说是中国守军“大意” 德军兵临城下时清军还行持枪礼 当接到最后通牒时才大吃一惊 慌了手脚。一说是清政府“软弱” 光绪旨意 敌情虽横 朝廷绝不动兵 命令守军非奉旨不准妄动。还有一种说法是 守军首领章高元痴迷麻将而贻误战机 失去了青岛。

   清末民初的况周颐在《眉庐丛话》中记载 当时 青岛守臣有文武两位大员 文为山东道员蒋某 武则为总兵章高元。光绪二十三年 蒋某调离 章高元全权负责青岛防务。一天中午 炮台上的守兵以望远镜发现一艘外国兵舰鼓浪而来 过不多会 又有数艘兵舰衔尾继至 于是士兵急报章高元。

   章高元“有雀癖 方与幕僚数大合局” 听到急报后竟然不为所动 说道 “彼自游弋 偶经此耳 胡张皇为 ”外国军舰靠岸后 士兵看清是德国旗帜。过一会儿 德军将照会送抵总兵署 勒令中国军队于二十四点钟内“撤兵离境 让出全岛。”然而 章高元拿到照会看也不看放置在桌子上 还是聚精会神打麻将。只到一位旁观的幕僚打开德军照会看后“极口狂呼怪事” 章高元才推案而起 仓皇下令应战。但此时德军已占领弹药库 将士们都拿着无火药的空枪 章高元只能与德军谈判 被扣留在德军营中 于是德国人不折一矢而得青岛。

   此说并非孤证单行、难以置信的。清光绪年官至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的李岳瑞在他的《春冰室野乘 章高元失青岛之遗闻》中也有记载 当为可信。

   书中记载 当时 炮台哨兵发现海上有兵舰驶来时即向章高元报告 章正在与幕客数人玩麻将牌 闻报却说 “外国游船自行海中 偶经此地 何需预报 而你们还用这等的张皇 ”德国人以照会一函抵送到章高元署中后 章赌得正热烈 竟将来函丢在桌上 没有拆看 还喃喃地说 “是什么大事 来烦我。”

   到后来因为赌得有些累倦中间休息 一幕客拿过照会要启封 章高元还怪他多事。幕客说 “封已启矣 且看其中说些什么话。”幕客看后大惊失色 章始取视 乃知德人勒令于二十四小时内将全岛让出来。章这才慌张起来 把牌桌推案倒 尽翻赌具于地上 下令迅速集合军队。当他紧急出署 德兵已满衢市。这时队伍已经到齐 将士皆挟空枪 无子药。急返库中领取 则火药库已为德军所占。章高元见回击无望 前往见德军统帅谈判 被拘留。

   况周颐在《眉庐丛话》中为此评论道 “有清之将亡也 叉雀之嬉成为风气。无贤愚贵贱 舍此末由推襟抱 类性情 而其流弊所极 乃不止败身谋 或因而误国计。相传青岛地方 沦弃于德 其原因则一局之误也。”由此看来 有清一代 官场打麻将之风已成风气。




清朝痴迷赌博众生相旧照

 


   据清末民初的胡思敬《国闻备乘》记载 “叉麻雀之风起于宁波沿海一带 后渐染于各省 近数年来京师遍地皆是。”晚清以后 打麻将 又叫“叉麻雀” 成为官场主要的赌博方式 官场消遣、待客 常以麻将牌赌博 其输赢巨者 往往至万金。很多官吏“以此为日行常课” 穷日累夜 纷然若狂 每场下来目昏体疲 严重影响政务。嗜好赌博之官 八成是殆懈政务、尸位素餐的昏官。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quwen/238401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