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号码新闻网 > 趣闻 > 正文 >

冯林英:我在故宫理服饰,一理就是一辈子,一生写就一本书

2020年05月23日 00:18来源:未知手机版

4997,迪芬奇,华应龙

我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进入故宫博物院的。最初在开放管理部门做一名管理员。对我来说 初到故宫 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和陌生。我利用工作间隙的一切机会 到图书馆去借阅相关资料和图书 开始了最初的故宫知识的积累。 那时故宫里没有讲解服务 为数不多的说明牌是观众了解故宫的唯一途径。每天 常有游客出于各种原因而向我问这问那 我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回答他们的问题。在这种游客的迫切需求和自身强烈的求知欲的共同作用下 我萌生了编写讲解词、开展讲解的想法。 得到领导的认可和鼓励后 我利用工余时间 查阅资料和走访多位“老故宫” 首先完成了内西路 西六宫 区域讲解词的编写 并成功开始了首次试讲。随后 在我的带动下 组里年轻的同事逐步加入到讲解队伍中来 内西路成为了故宫博物院首个开展义务讲解的区域。 通过这件事 我坚定了继续探索故宫奥秘并把它呈现给广大观众的想法。  
作者在故宫 通过多年不断知识积累 我参与编写的第一部较系统和全面介绍故宫的小册子《紫禁城百题》出版了。全书以一问一答、通俗易懂、雅俗共赏的形式 将故宫最基本的知识和真实的故事呈现给广大读者。这本书不仅大受广大观众的欢迎 而且成为旅行社导游学习故宫知识的首选。随后 为了满足外国游客的需求 我又对内容适当调整、改编并加配大量插图 出版了英文版的系统介绍中国故宫的书《走进紫禁城》。
《走进紫禁城》英文版书影 十年埋首 钻研清宫服饰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毕业后 我进入织绣组并先后担任副组长、组长 由此开始了接触、学习和研究故宫所藏清代宫廷服饰的漫长历程。在此期间 我全程参与了历时长达十余年的织绣服饰藏品的大整理。十余万件服饰藏品和数万件服饰资料 需要分别不同种类逐件进行认真的账、卡、物的三核对 采集并完善藏品各项信息 编写简要说明 提升藏品保护措施 并将所有藏品搬移至新建的地下库房等等。 这一过程 使得我有条件和机会接触到所有的故宫藏服饰文物 对熟悉和了解完整清代宫廷服饰至关重要。在整理的同时也发现了有些藏品存在账、卡、物不符 分类不清楚 定名不规范 信息采集不全面不准确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多半会通过藏品的名称表现出来。 一件宫廷服饰藏品之所以能够区别于另一件 除了文物号的不同外 还必须有一个真实、准确、详细反映其特征的名称。完整的宫廷服饰名称至少要有时代、色彩、材质、工艺、图案、款式等内容。而各项内容除必须表述规范准确外 还不能随意罗列 要依据其内涵的大小、相互间的修饰关系确定其在名称中的先后位置。针对工作中出现的状况 我及时调整和完善了工作标准 使整理工作经得住历史的检验。
作者工作照 我结合工作实际和自己的体会 完成《浅谈博物馆藏品定名》的论文 发表在中国博物馆学会《中国博物馆》期刊上 后被收录到《博物馆藏品保管文集》中 对全国文博系统藏品定名工作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 通过这次文物的整理 也使我对故宫藏清代宫廷服饰有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了解 由此我萌发了写作的想法。通过多年努力 最终在1999年由朝华出版社出版了国内首部系统介绍清宫服饰的图书《清代宫廷服饰》。
作者部分著作
让清宫之美走出国门 根据中日双方议定 “故宫博物院明清宫廷文物展览”于1990年春季在长崎市举办。院里把这次展览的工作交由我负责。筹展从鳞选藏品、编制展览大纲开始 然后是将选中藏品从各库房提出并汇集 再后是逐件为藏品拍照、编写说明、制配包装、装箱托运。藏品到达后 在日本的博物馆开箱验货、布置陈列 直到展览开幕。 这虽是一个故宫藏明清宫廷文物的综合展览。但由于宫廷服饰在宫廷生活文物中的特殊地位 展览中的服饰藏品占到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也是故宫博物院首次在海外举办的以宫廷服饰为主的展览。包括华美服饰在内的中国宫廷文物在当地引起轰动。 1992年秋 由浙江大学主办的《国际丝绸文化经济研讨会》在杭州举行。除大陆之外 日本、韩国以及港澳台地区的专家学者也参加了研讨会。我受主办方邀请参会 并在大会上作题为《宫廷服饰御用织锦——云锦》的专题报告。此论文除收入研讨会论文集外 还刊发于《故宫博物院院刊》。  

本文地址:http://www.uchaoma.cn/quwen/238989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